东京奥运铁人三项运动员倒地呕吐:东京湾海域大肠杆菌曾超标21倍

    作者:泸州热线来源:www.lz114.cc时间:2021-07-28

作者丨关珺冉


编辑丨漆菲


当地时间7月26日,东京奥运会铁人三项男子个人赛在东京都港区的台场海滨公园正式开赛。按照规定,运动员需要连续进行5公里游泳、40公里骑自行车和10公里跑步。最终,挪威选手布鲁蒙菲尔特夺得冠军。


然而,当布鲁蒙菲尔特冲过终点线后,他痛苦地倒在地上,开始不停呕吐,甚至无法站立起来,不得不坐到轮椅上。


1.png

鲁蒙菲尔特坐在轮椅上。(来源:外媒)


东京奥组委在比赛结束后发表声明称:游泳区域水质没有问题。然而,早在两年前的2019公开测试赛上,此海域已经暴露出水质问题。经过两年治理,问题仍未解决。海外媒体纷纷质疑:“难道多名运动员呕吐倒地,只因为中暑吗?”


不过,中国铁人三项选手仲梦颖在参加完女子铁人三项比赛后表示:“首先,请大家放心,我现在并没有感觉到身体上有任何的不舒服。其次,对于比赛场地水质的问题。我个人感觉并没有异味。”

2.png


东京奥运会开幕前,一位外国记者曾实地探访过东京湾——这里压根看不到蓝色的海水,而是流淌着红褐色的水。记者探出半个身子,看到水面漂浮着泡泡。被挡板围起来的水域漂浮着垃圾和油料。虽然没有闻到恶臭味,但也闻不到应有的潮水味。这位记者说道:“在这样的水里游泳,需要不少勇气。”


8月4日,公开水域游泳(OWS)比赛也将在台场海滨公园开赛,中国名将辛鑫将出战此项比赛。中国网友呼吁:“还有几天时间,主办方再找一个干净的场地,重新组织比赛吧!长距离游泳不是闹着玩的,别再坑运动员了。”


多名选手呕吐倒地,现场闻到异味


男子铁人三项赛在7月26日早晨6点半开赛,56名运动员一齐跳进东京湾台场的海里。此时水温为29.9℃,达到比赛要求的“32℃以下”标准。然而,刚一开赛,现场就陷入混乱。


3.png

铁人三项选手出发。(来源:外媒)


游泳比赛阶段,一艘主办方的大船驶入比赛海域,挡住了选手的路线。裁判示意出发,但有三分之一的选手还没出发,另一部分选手已经游出了几百米。此时警笛反复鸣响,仍有运动员坚持向前游去。直到两辆水上摩托赶来,才叫停了游在最前面的选手。随后,主办方叫停比赛,所有选手回到起点。


4.png

一艘主办方的大船驶入比赛海域,挡住了选手的路线。(来源:NHK)


更大的混乱出现在终点。冲过终点后,多位运动员出现倒地呕吐的现象。一位在终点位置的摄影记者拍下至少四名选手跪地呕吐的画面。他事后告诉《凤凰周刊》,冠军布鲁蒙菲尔特冲过终点后就跪在地上,接着吐出浅绿色呕吐物。后面又有三名运动员接连呕吐后躺平在地,场地内可以闻到呕吐后的异味。


有猜测认为,选手们出现呕吐晕倒的现象可能是由酷暑引发。自奥运会开幕以来,高温、高湿让很多运动员抱怨说,“这是自己经历过的最辛苦的一届奥运会”。


然而,日方此前在介绍奥运会的天气时说:“东京将持续温和而晴朗的天气,将为选手们提供一个能够发挥出最高水平的最佳气候。”


5.png

多名运动员冲过终点跪地呕吐。(来源:AFP)


美国雅虎体育专栏作家丹·韦策尔对此批评说:“(铁人三项比赛)混乱得像战场一样。奥组委对天气撒谎,选手付出了巨大代价。”


关于选手集体呕吐的更多猜测,集中在多年未达标的水质问题上。


附近民众在接受采访时,将东京湾称为“臭水湾”。居住在附近的一位40多岁女性透露:“暴雨过后气温升高时,有时会有难闻的臭味,我有两个孩子,但我不让他们在水边玩耍”。


开赛前几日,澳大利亚铁人三项团队每天都要对比赛区域的水质进行两次检查。他们针对东京湾的水质问题制定出自己的对策。


澳大利亚“福克斯体育”网站以《在排泄物中游泳,奥运场地有地下水泄漏危险》为题,批评了东京湾的水质污染和恶臭等问题。英国广播公司(BBC)评论称:“从未在铁人三项比赛中看过这种情况,更别说是在奥运会上了。”


大肠杆菌曾超标21倍,排水系统超负荷


1964年东京奥运会举办前后,东京湾也曾出现过严重的水质问题。当时东京湾比现在的情况更加可怕,每天至少有850辆化粪车将排泄物倒入其中,加上工厂排出的废水,河道上漂浮着大量死鱼,并出现了大批致癌物。


时至今日,东京湾的台场海滨公园变成了一处供游人欣赏东京海岸线景色的人工海滨公园。但如果下大雨,大量未经处理的地下废水会流入这里,散发出臭味。


2017年检测出大肠杆菌超标近21倍后,东京奥组委与东京都政府承诺,将采取措施改善该场地的水质。


6.png

电视转播铁人三项比赛的水质(来源:NHK)


2019年,这里举行了奥运会夏季公开水域游泳的测试赛。当时有参赛选手直言,水里“有厕所的味道”。他无奈地表示:“适应赛场环境也是OWS的要求之一。日方表示检测后的水质合格,我们也只能相信了。”


同年8月,该水域大肠杆菌含量被测出为世界铁人三项规定限值的两倍多,铁人三项游泳比赛因此被中止。正因此,美国游泳教练协会负责人约翰·伦纳德一度要求更换比赛场地。日本则以大肠杆菌含量几乎每天都在规定范围内,拒绝更换场地的要求。


为了改善水质,东京都曾将伊豆诸岛之一神津岛上的沙子投入此海域。为了防止大肠杆菌,还在入海口设置了一张约400米长的聚酯纤维膜用来过滤。开赛前,日方将1层的聚酯纤维膜增加到了3层。


但有学者质疑道,污水和雨水因密度不同而分层,聚酯纤维膜只过滤掉表层的部分污水,仍有大量污水及雨水未经过滤直接排放。


为了防止废水流入东京湾,当局还设置了储水罐,将废水处理后排放入海。虽然采取了各种应对方法,但只要一下雨,就不得不将未经处理的水排放出去,并没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彭博社用“it stinks(它很臭)”来评价东京湾的水质,并分析说:“问题并不是简单的有臭味,而是因为东京采用了合流制下水道。这种下水道让雨水和污水不分离,合流到一起排出。大多数情况下,这个系统能很好发挥作用。但是,东京容易受到台风和洪水的影响,排水系统因此会超负荷运转。”


“台风‘尼伯特’将于近日袭击日本,届时可能带来暴风雨天气并引发洪水。尚不清楚台风圈是否会经过东京。”日媒对此发出警告称,“暴雨后水质会进一步恶化,亦有可能持续酷暑天气,这些都将给今后的比赛环境带来负面影响。”


7.png

台场海滨公园(来源:外媒)


比赛海域捞出14吨牡蛎


日本多年水域治理未能见效,直到开赛前,日本官员们还忙着在电视上辩解、甩锅。


“这就是日本的日常生活。大家所说的‘厕所的臭味’,其实是氯气的味道。”来自东京都港区议会议员榎本茂牵强作答道,“东京都的厕所数量增加了数千倍,需要处理的水变多了,但排水管和下水道却没有变粗。一旦雨水变多,就没办法了。因此才得往废水中加入氯,用来杀菌。”


“菅义伟首相在国会上完厕所,2小时后污水就到达东京湾了。如果大家意识到海洋环境问题和自己的生活息息相关,那也是好事嘛。”榎本茂不忘“甩锅”给后人,“多年以来,我们一直在努力,并没有忽视这些问题。下一代一定能改善的。”


然而,影响东京湾的不只是气味问题。这里的海之森水上竞技场是本届奥运会静水皮划艇和赛艇比赛的赛场,却在开赛前遭到“不速之客”牡蛎的来袭。


官员们就赛场上的漂浮消波装置下沉问题进行了调查,发现上面吸附了大量牡蛎。他们只好将部分装置拖上岸修护,同时派潜水员下水清理,最终清理出14吨牡蛎。为解决此问题,东京都已经花费了1.4亿日元。


8.png

东京湾(来源:外媒)


据悉,这些牡蛎是可食用、价值不菲的“真牡蛎”,是冬季非常流行的美食。现场官员说:“我们没考虑要吃它们。这需要经过食品安全检测。”


大量牡蛎最初是被人为投放入海的,目的是期望其净化水质,结果却导致水质更加糟糕。


“牡蛎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日本港口建设部环境对策负责人樋口友行在一篇论文中作出解释,“在海水的无氧层,会聚集大量产生臭味甲烷气体的微生物。虽然牡蛎吃微生物,水的透明度可能得到改善,但不太可能消除臭味。”


无论日本作出何种解释,奥运健儿们都要在混有“异味”和“疑似被大肠杆菌污染”的海水中比赛了。